香港娱乐圈 黑社会(深扒!香港最后一位黑帮大佬(上):从小狱警到江湖大哥)

李小龙曾公开表示,“整个电影圈,只有陈惠敏能挨我两三拳”

一场“世界精英搏击大赛”,陈慧敏以43秒击败28岁的日籍选手森崎豪,随后日方表示不服,派出森崎豪的师哥发出挑战,结果被陈慧敏再次打败。

一部《古惑仔》系列电影,让郑伊健陈小春等人风靡了整个亚洲,也让在香港通吃黑白两道的江湖大佬陈慧敏留下了令人相当深刻的印象。


近日,有着香港“鬼后”之称的豪门阔太王玉环在自己的社交账户上晒出一组照片并配文感谢主人的热情款待,文字相当温馨。

点开图片才知,热情招待王玉环吃“家宴”的不是别人,正是香港老牌电影演员陈惠敏。


尽管外界一度传闻77岁的陈惠敏身患癌症,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连女儿Didi都曾在网上晒父亲合照,希望“Pa Pa Getting Better”,可见当时的情况不容乐观。

因此,77岁的他在前年与相伴大半生的妻子吴国英登记结婚,也被解读成是老派人的“冲喜”行为。

如今,事过两年,照片中的陈惠敏虽稍显消瘦,却风采依然

与妻子吴国英和王玉环的合照也看得出目光炯炯,毫无病容,可知抗癌成功后,保养得很好。

据悉,陈惠敏和王玉环两人相识于1979年,因合拍电影《手扣》成为交情匪浅的好朋友。

当年两人相识时,王玉环不过是22岁的妙龄女郎,想不到转眼42年过去,一位成为事业有成的富豪商人,一位金盆洗手,颐养天年,让人不禁感叹岁月流逝。


照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陈惠敏坐在庭院中为自己的自传签字。

如果说,知名人士出“自传”不过是记录自己人生的“人生流水账”,那陈惠敏出的书应该算是部高潮迭起的“小人物逆袭”网文。

毕竟,他是个把人生活成了传奇的人


01.青葱少年不言愁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香港,因战火影响,社会动荡,不少内地人为躲避战火侵袭。

一伙人以“14号”为名,组建成了一股靠打砸肉搏抢地盘、争资源的黑恶势力,而这就是香港著名帮派“14K”的前身。

彼时,“14号”刚到港岛落户,陈惠敏不过是个三岁的小儿。

1944年,客家小子陈惠敏出生在香港,成长于新界荃湾。

他的爸爸是名海员,为了维持生计,老父亲常年在外漂泊,而母亲则是普通的家庭主妇。

在缺少成年男性的家庭里,陈惠敏是保护母亲和妹妹的唯一依靠。

为了不受他人欺负,少年时期的陈惠敏经常与人打架,日子久了便开始对武术产生了兴趣。

于是,12岁那年他开始跟着师父学习“谭家三展”,逐渐练就了一副强壮的好身板。


后来,因为西洋拳逐渐盛行,陈惠敏改学西洋拳,让他打架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因此在自家地界,陈惠敏逐渐混出了点名气。

五六十年代,在香港地头上,名气最大的黑帮当属内地迁居的“14K”。

那些整日穿着窄裤脚,四处泡妞的年轻人给陈惠敏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威”。

所以,无业游民陈惠敏十几岁开始便加入了14K。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一加入,就是50多年。

因为无心向学,陈惠敏只读到初中,便终止学业自谋生路。

鉴于自己学历低,但是有力气,会打架,陈惠敏便将择业方向投向了香港警察这份公职。

当年,香港地区鱼龙混杂,英政府派来的那些大爷与其说是来管事情,不如说是来香港度假。

因此催生出了不少黑帮团体,而警察这个与黑社会接触最多的职业,便成了贪腐堕落的第一线。


小学毕业的低门槛,月薪250元的高收入,以及每月有人定期“送钱”,对于陈惠敏来说,没有比这更适合自己的工作。

然而,事与愿违,第一次投考警察的陈惠敏竟然因为年龄不符,落选了。

别无他法,陈惠敏退而求其次,投考了惩教署,顺利成为一名狱警。

虽说狱警是无心之失,可这如命运般的轮转却在日后为陈惠敏的黑道人生打开了通天道路。

狱警的工作虽然不如警察多彩,但身为跨行业的陈惠敏来说却是如鱼得水。

用他自己的话说:“黑帮是警察,警察是黑帮”,这就是当时香港警队的真实写照。

身处囹圄更是如此,如果没个黑道背景,连坐牢都要挨欺负。

也是在这个时期,陈惠敏遇见了他此生第一个“贵人”,有“九龙皇帝”之称的大佬“肥仔坤”。


“肥仔坤”本名叫吴振坤,江湖人称“坤哥”,其人在香港黑帮中影响力极大,因此他是香港黑帮类影片的常客,电影《跛豪》里的肥彪,《追龙》里的肥仔超都是以他为原型创作的。

有黑道背景,人又能打,性格豪爽直接,让小狱警陈惠敏十分讨牢狱里的大哥欢心。

据说,1963年左右,陈惠敏一面在监狱工作,一面在尖沙咀舞厅给人“看场”,黑白人生从那时起便初现端倪。


两年零八个月后,陈惠敏如愿从狱警转职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而他的人生也从默默无闻的小人成为警队的精英,武坛的王者,以及黑道的后起之秀。

02.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转职后的陈惠敏在警队相当吃香,上司因其打得一手好拳法,对他特别倚重

但凡警队需要派人参加擂台比赛,陈惠敏总是被指名的那个。

逐渐地,除了香港警队,陈惠敏的名字也直插进了武坛,也借此机会,陈惠敏从普通警察晋升成了CID便衣,日子过得轻松又惬意。

只是,这样的好景并没有维持多久。

1967年,陈惠敏因得罪了上司,被对方以混帮派为借口从警队开除。


幸好,陈惠敏在成为警察前,他一直是14K的成员。

没了公职的他索性将生活的全部重心放到了帮派经营上,而他昔日在牢房里结交的人脉在此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那个时期的香港黑道,想要出人头地,一个是跟对人,一个是肯拼命

很幸运,陈惠敏两样占全。

离开警队后,他以“快、狠、准”的拳风成为众多的黑道大佬青睐,聘请他为自己的贴身保镖。

老板之一,就有昔日坐牢的“肥仔坤”。

多年以后,曾经的帮派成员向媒体曝料,真正让陈惠敏在黑道站稳脚跟、扬名立万的就是从乱刀之下,凭一己之力救回了肥仔坤。


陈惠敏在一次节目中坦言,在那个秩序松散,色情、贩毒、地下赌场遍地开花的年代,帮派之间干的事情无非是打打杀杀争地盘,当地头蛇。

在“吕乐蓝刚”时期,警匪一家,使得每次群聚砍人,都要血战10几分钟。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群架里,只有眼睛睁得大,武力足的人才能脱颖而出。

因此,这也让年仅25岁的陈惠敏在香港黑道界风头出尽,一时无两。

一度,在弹丸之地的香港,在和胜和、新义安、安乐等众多帮会群雄争霸的年月,陈惠敏迎来自己黑道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整个尖沙咀提起陈惠敏三个字无人不知,而金巴利道更在一段时间里被人戏称为“陈惠敏街”


这一时期,每当陈惠敏出入,身边都要跟随二三十个小弟,这些人大多是陈惠敏精挑细选出的得意门生。

说来,陈惠敏虽是一介帮派头目,为人却个性十足,在挑选门生的事情上尤甚。

在给肥仔坤当保镖期间,陈惠敏在肥仔坤的仙乐斯舞厅楼上开设了“黑猫拳馆”。

凡是想要拜在他门下的小弟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长相周正,身材高大;二是入拳馆习武

即便如此,陈惠敏的门生还是一度达到了4、500人之多。


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电影《古惑仔3:只手遮天》中,东星老大骆驼曾对乌鸦等小弟说过:“我们乡下人,是很讲传统的。尤其是加入了黑社会,一定要讲义气,在外不要惹是生非,对内要尊师重道。”

“混江湖,要讲道理,盗亦有道”是陈惠敏一生秉承的信念, 是他立身的根本。

在外做事英勇,对内为人谦和,即便在等级森严的香港帮会,陈惠敏仍然混到了继元帅后的“红棍双花”,而当时整个香港,仅有一人获封二路元帅,且是14K成员。


所谓“红棍双花”,是旧时香港帮派里的等级名称。

地位最高的人被称为龙头,地位次之者则被以编号489指代为二路元帅。

而帮会中的编号438则指代那些有学问,头脑聪明的掌权人,有点古代军师的意思。

再下阶的便是426号的“打仔”,意指那些专门替帮派冲锋陷阵的打手。

陈惠敏的这个“红棍双花”的头衔,则是帮派中位同军师的打手。

这种复杂的身份属性,赋予了他复杂的人生经历。


03.“拳有陈惠敏,腿有李小龙”

1972年,陈惠敏代表香港参加东南亚举办的自由搏击比赛,面对泰国拳王,身手矫健的陈惠敏毫不畏惧,轻松赢下了亚洲地区的冠军头衔。

从此,江湖之上,陈惠敏成为帮派中名气数一数二的人物,14K中的很多49仔都以他作为自己的偶像。

而江湖上,也开始有“腿有李小龙,拳有陈惠敏”的说法。


擂台之上,让陈惠敏名噪一时的大事是他趁休息时间,跑去参加“世界精英搏击大赛”。

没想到,在这场比赛中,他以43秒击败了28岁的日籍选手森崎豪,为自己的搏击擂台留下了精彩的一笔。

当然,如此惊人的纪录,也为陈惠敏带来了不小的争议。

坊间一度有人盛传,对手是收了钱,打的假比赛,而日本方面对此也意见颇深。

甚至,派出了森崎豪的师兄洛崎藤丸去挑战陈惠敏。

为证明自己的清白,陈惠敏如约赴日比赛。

在对方的主场,这个热血的黑道大哥没有手下留情,再次KO对方。


到日本后的陈惠敏除了再次名扬武坛外,他也成为日本著名黑帮三口组的成员之一。

作为崇尚老上海“洪门青帮”那种有规矩的帮派大哥,陈惠敏欣赏日本黑帮做人做事的讲究。

因此,他与三口组各位大佬的关系相当融洽,也成为三口组中唯一的中国籍组长

时至今日,陈惠敏在三口组的地位依旧,只要他出现在日本街头,媒体的镜头还是能拍到身穿黑色西服,开着名车的三口组成员为陈惠敏开车门的照片。


关于成为电影明星,陈惠敏完全是无心插柳的结果。

60年代到70年代,香港地区几乎所有的电影公司都有黑道背景,整个香港电影圈,除了邵华、佳华、邵氏几家规模较大的公司外,整个行业基本被帮派垄断。

那时,正是香港武打电影的鼎盛时期,陈惠敏因为功夫过硬,背后还有靠山,邵氏电影看中了他,邀请他拍摄一部名为《血爱》的黑帮影片。

电影中,陈惠敏饰演一名身手矫健的帮派大佬,让本色演出的陈惠敏品尝到了当打星的滋味,从此也爱上了电影行当。

随后,陈惠敏的“黑社会大佬”形象深入人心,还曾凭借《杀入爱情街》中的Paul King一角入围过第二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至于他与李小龙相识,也是在两人的青年时代。


在陈惠敏眼中,真正的功夫巨星仅李小龙一人担当得起。

这话并非是陈惠敏对李小龙的恭维,而是他承认李小龙在武术搏击方面的能力堪称是“武术大师”。

尽管他们两人始终没有在擂台上相遇,也没能分出个高下,但在他们年轻时,曾在片场过招。

李小龙曾公开表示,“整个电影圈,只有陈惠敏能挨我两三拳”


时间来到90年代,陈惠敏凭借《义胆雄心》里的高树培、《古惑仔3之只手遮天》里的东星社骆驼等角色,陪伴着香港电影走过了繁盛时期,也逐渐开始将工作重心放到了娱乐圈。

凭着早年黑白两道上积攒的人脉和面子,陈惠敏将香港电影圈当成了自己的新社团,而那些我们至今耳熟能详的明星们,则是需要他罩着的小弟。

---文章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后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