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拜登对女性的战争”

  来源:国际金融报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奶粉荒”让整个美国的父母们陷入恐慌,如今女性用品也加入缺货行列。在行业垄断积弊已久的情况下,接连发生的物资短缺已发展成为严重政治问题,拜登政府将如何面对?

  尽管美国政府已经采取加大生产、扩大出口的方式缓解困难,但最近美国中西部出现恶劣天气,迫使美国最大的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雅培公司再次关闭主要厂房,婴儿配方奶粉供应又陷入困境。

  但在美国商店货架上无法购买到的不仅仅是婴儿配方奶粉,女性使用的卫生棉条是最新消失的产品。

  多领域出现物资紧缺

  连锁药店CVS和Walgreens都证实,一些品牌的卫生棉条在某些地区暂时无法购买。

  许多美国政策制定者认为,缓慢的监管、企业垄断和高度整合的供应链是造成各种各样物资短缺的原因。如果不从源头上作出改变,那么昨天缺少奶粉,今天棉条不足,到明天就很难说是否会有其他必需品购买不到。

  事实上,卫生棉条短缺问题已在美国持续了数月,缺货初期造成的恐慌心理让消费者加速囤货,最终让供货不足问题在近期愈发凸显。

  雪城大学供应链管理专家帕特里克·彭菲尔德说,棉花和塑料原材料存在短缺。对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PPE)的需求增加,美国棉花需求已经连续三年超过业内产能。由于员工不足或疫情原因,一些工厂仍难以满负荷运转,这种情况可能还需要6个月才能逐渐恢复正常。

  而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初期,美国就曾出现医护人员头戴垃圾袋,无从获得口罩的情况;也有呼吸机短缺,迫使医院开始“共享呼吸机”,或者选择“先救谁”的事情发生。

  疫情持续至今,近期,美国又面临医疗用品短缺的问题。

  除了核酸检测设施和用品外,据美国新闻节目《60分钟》报道,还有数百种重要药物,以及大量医疗用品缺货,如用于医学成像的造影剂。

  英国《卫报》也报道称,美国医院员工反映,医疗保健领域不断出现物资短缺。目前,利多卡因严重短缺,在此之前,阿片类止痛药、呼吸机、N95口罩和使用呼吸机镇静和/或麻醉患者的药物也先后出现过缺货。几乎是一个问题刚解决,便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

  行业垄断仍是“祸根”

  《卫报》指出,美国重要生活用品的短缺并非不可避免。

  现在出现的短缺都有一个共同的核心特征,即控制市场的公司拿到了独家合同,形成了垄断局面,比如婴儿奶粉。

  在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的生产本就具有垄断性,市场高度集中,基本被雅培营养、美赞臣营养、雀巢美国和Perrigo四家公司垄断。他们控制着美国90%的配方奶粉供应。这些公司通过向政府项目提供较低价格产品,换取独家合同。

“这是拜登对女性的战争”

  这样的情况造成的结果是,通过“妇女、婴儿和儿童特殊营养补充计划”(WIC)渠道购买的婴儿配方奶粉是免费或价格较低的,但如果消费者不从政府渠道购买,买奶粉的价格就要贵得多。

  除了政府层面,诸如沃尔玛和亚马逊这样的“超级买家”也在掌控多个行业的市场,这些巨头可以自由制定限制供应商的条款。

  例如,在医疗用品领域,“超级买家”是那些进行集团采购的大公司,如Vizient、Premier、HealthTrust和Intalere等。这些公司负责总计3000亿美元的医院采购,占美国医疗用品供应量的90%。

  这种分销系统阻断了市场活力,供应链十分脆弱。当某些供应商的工厂出现问题而无法及时供货时,短缺不可避免。这次引发婴儿配方奶粉短缺的“导火索”,便是美国最大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雅培的产品导致婴儿出现细菌感染,关闭了密歇根的工厂,造成供应不足。

  另外,美国虽然是一个经过高度整合的市场,但市场相对封闭,供应链不足够稳固,供应来源也不充足。美国FDA对产品的审批监管非常严格,比如对婴儿配方奶粉,FDA就由于标签要求等技术问题,对进口奶粉限制严重,而且关税高达17%。FDA也拒绝批准数十家为欧洲进行核酸测试的制造商进入美国市场。

  美政府被指干预不力

  美国供应链发生的系统性问题与政策不无关系。

  近百年以前,美国就制定了反垄断法规《克莱顿法案》和《罗宾逊-帕特曼法案》,其中就有针对排他性合同的条款。

  但是,美国在一项1987年的法律中,对集团采购又进行了反回扣规则的豁免。这种宽松的反垄断政策环境,引发了美国中间商从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合并浪潮。

  对于过去15年间经常出现的物资短缺,国会通常仅以“告知监管机构”的方式作出回应。

  自2012年以来,应国会的要求,FDA一直在发布短缺药物清单。但这样的清单并没有太大帮助。有时,集团采购商或其他“超级买家”会通过组建合作社来生产短缺药物,但这反而又和供应商形成了新的竞争。

  在全球供应链受到疫情打击的情况下,美国的重要物资短缺更加严重。一些声音提出,美国需要恢复开放和竞争的市场,废除对集团采购的反回扣豁免,更广泛地执行反对独家合同和价格歧视的法律,从政策源头上破解垄断局面。

  现在,加大进口往往成为美国政府解决物资短缺的直接手段。在此次“奶粉荒”中,拜登就宣布进口奶粉,而不是对国内行业巨头出手。

  对于拜登而言,物资短缺已演变成政治问题,在中期选举临近之际,物资短缺为共和党人提供了攻击他的“利器”。

  在卫生棉条短缺问题显现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已在社交媒体上宣告,这是“拜登对女性的战争”。

  记者 袁源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暂无相关文章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后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好友